吾黨所宗   

  雙屁,也就是馬屁加狗屁。入黨做事,有了奴才天賦固然重要,
但還得有紮實的雙屁功夫才行。很多人做了官以後,飲水思源,都知
道自己升遷的起點在於雙屁;官場上、同事間,職位的大小、升遷的
快慢,往往是雙屁功夫比賽的結果。一般而言,馬屁對上,狗屁對下
,交互運用,才可往下札根、往上結果。

  然而,馬屁和狗屁學都是不傳之秘,都是教外別傳,「直指本心
,不立文字」的官場絕學,除了天生異稟或有家學淵源的人以外,一
般凡夫俗子是不易悟道入門的,即使勉強仿效,往往也只能畫虎類犬
。
  目前台灣雖然學府林立、教育發達,但一切學科都教人以窮、教
人一輩子當龜孫子、喝西北風;譬如說:地政系不教人炒地皮、經濟
系不教人炒股票、會計系不教人做假賬、政治系不教人逄迎拍捧之術
──總而言之,學校教的,全按牌理出牌;社會要的,全是不按牌理
出牌;以致書讀得愈多,在社會上愈抬不起頭來;很多人甚至成為一
流學府出來的一流草包、二流學府出來的二流騷包,終身懷才不遇,
而又無可奈何。

  本黨有鑑於此,特別成立雙屁研究院,以補正規學校教育的不足
,免得教育發達之餘,「博士滿街走、碩士賤如狗」,反而造成社會
問題。二來時代在變、潮流在變、環境也在變,照顧黨員的前途,已
成為本黨當務之急;否則有些人因為不諳雙屁而在黨內仕途不順,憤
而投奔反對黨,對本黨實在相當不利。

  雙屁研究院的詳細課程內容,屬於本黨最高機密,不便公開,只
能公開原理和宗旨。能聲明的是,本院師資優良,所有教授都是官商
兩界的精英分子,在雙屁功夫上,卓然有成、望重一方而由本院重金
禮聘。又為了提高教學素質及學習效能,本院除了有電化教學設備及
實習課程以外,已和陽明山革命實踐研究院建立姊妹校,以便技術交
流。並和黨政各機關訂下契約,做為建教合作的基礎。
  

 (一)馬屁研究院的原理和宗旨:
  神明要人燒香才會顯靈,人當然要馬屁才會舒服:而世界上有權
勢的地方就有馬屁。在下位的人如果有心力爭上游,以封妻蔭子,光
是在自己的崗位上「一個口令、一個動作」式地幹,沒有馬屁功夫來
配合,以討長官歡心,是沒有用的。從整個黨政傳統和官場習性來看
,馬屁就是美德、就是善行,而善有善報。
  本院要告訴您的原理和宗旨是:
  (1)馬屁為立業之本。
  (2)精通四書五經不如精通馬屁經。
  (3)出門看天色,入門看長官的臉色。
  (4)不對長官講逆耳忠言,凡事做錯的,全由你來擔,對的全
     是長官英明。
    (5)和長官之間不可見仁見智,長官見仁你就跟著仁,長官見
     智你就跟著智,因為天下沒有不是的長官。
  (6)和長官打牌、喝酒,多輸少贏;贏時不可贏得太多,否則
     長官沒面子;輸時不可輸得太慘,免得長官贏得沒意思。
  (7)練就一身皮笑肉不笑的本領。
  (8)建立走後門的觀念,學會走後門的技巧。
  (9)給長官、長官太太或長官兒女送禮物時,要摸清對方的胃
     口。對方喜歡甜的,你不可以送鹹的;對方喜歡圓的,你
     不可以送扁的,否則隆情厚誼,全部作廢。另外,送去的
     禮物,也得讓長官得到之後,永銘肺腑、不敢或忘。
  (10)目前社會進步,一日千里,馬屁技術也是日新月異,凡
     本院學生都該警覺,入門之後,除了隨機應變以外,還要
     百尺干頭、更進一步,千萬不可故步自封。
  (11)拍馬屁不可求功心切,而要有恆心、有耐心、有愛心。
     有了水滴石穿的功夫,不怕沒有水到渠成的時日。
 (二)狗屁研究院:
  當努才,說穿了,也就是做走狗,做了走狗便以自己的尾巴為榮
。但是光搖尾巴還不夠,還要會放狗屁。放狗屁,就是一般所說的吹
牛皮,如今做官的,有幾個不吹牛皮呢﹖大官吹大牛皮,小官吹小牛
皮,中外皆然。德國第三帝國時代,有個小道消息,說希特勒曾在酒
宴上告訴朋友,他用戈培爾當宣傳部長的原因,是由於戈培爾每每吹
起牛皮來,都能顛倒眾生。
  戈培爾喜愛文學,寫作上沒什麼可觀的成績,郤可以憑著吹牛皮
的本領躍登高位,吹牛的重要可見一斑。至於近代中國到台灣政壇,
牛皮或狗屁更是俯拾皆是,從候選人的諾言,到縣、市長新上任時開
的大支票,都可一以貫之。不談別人,光是孫中山革命時說要讓四萬
萬人當皇帝,就是屁話──四萬萬人都當了皇帝,誰來當太監﹖
  政治既是狗屁學問,搞政治而說屁話也就理所當然了。
  本院在傳授狗屁學方面,實在是任重道遠的。我們要訓練的是:
  (1)見人說人話、見鬼說鬼話之外,更要進一步做到空口說白
     話、癡人說夢話。
  (2)為了在政策上落實台灣,牛皮本土化成為必然的趨勢;在
     這方面,講話時來幾句生硬的台語是起碼條件。
  (3)學會以慈悲的口吻說謊或憑良心騙人。
  (4)要學金光黨,永遠給人最好的第一印象。
  (5)生活的品質有沒有提高可以不管,但牛皮的品質一定要提
     高。
  能做到上面五點,則升官發財,無往不利;包娼包賭、做特權生
意之餘,便可以先養姨太太,再養廉了。

  為了證明雙屁研究師資確實優良,特別抽樣介紹兩位客座教授,
第一位已經得到馬屁學的榮譽博士,另一位則是著名的狗屁權威,我
們在此略舉他們在拍馬屁和放狗屁方面的「中國功夫」,讓各位讚歎
之餘,也可以見賢思齊。
  第一位曾經擔任過兩個部長職位,他在本黨毫無裙帶關係、師生
關係或同鄉關係,更無顯赫的學歷,屬於「英雄不問出身低」的類型
。
  在革命實踐研究院「留學」時,無論遇到哪一個高級長官來院裡
訓話,他總是努力抄筆記之外,還在桌上放兩個錄音機錄音。筆記抄
完後再認真用工筆字謄寫一遍,並裝訂得整齊大方,事後再獻給主講
人,恭請訂正、補充,表示要做為自己日後放在身邊隨時閱讀之用,
同時文後附上自己的讀後感,當然都是一些「茅塞頓開、受益非淺」
之類的話。而且還把長官的「金玉良言」摘錄幾句,抄在筆記簿較顯
眼的地方以及玻璃墊下,以當成座右銘。這種熱誠學習、一心向上的
舉動,引起很多高級長官的側目和感動,私底下不免認為孺子可教,
如果不提拔此人就會對不起天地良心。
  有一次蔣經國也注意到他,單獨召見時便好奇地問道:「你既然
記筆記,為什麼又錄音﹖既然錄音,為什麼又用兩台錄音機﹖」他胸
有成竹地說:「主席上課講的話,可以說字字珠璣,我自己腦筋笨,
怕記不完整,就太可惜了!所以特別用錄音機補充。錄音機一台是錄
回家放給太太和兒子聽,讓他們從主席的話學習做人做事的道理;另
一台是錄回去放給我的同事和部屬們聽,讓一些沒有機會到院裡受教
的人,也能從話裡體會主席憂國憂民的苦心!」蔣經國聽了以後連連
點頭,很可能認為他比自己的兒子還要孝順、貼心吧!
  結訓後,他一路飛黃,三年不到,甚至霹靂一聲升成部長,使得
很多政壇人士面面相覷、自歎不如。
  他拍起馬屁來,又理性、又祥和,使所有挨了馬屁的高級長官個
個如沐春風。他的馬屁是不朽的。
  現在來談狗屁權威吧。
  這位狗屁權威是本黨的黨國大老,一生聒噪、善講廢話、吹大牛
皮。很多人只知道一些年高德不邵的立委或國代開會時打點滴,不知
道還有不少大小便失禁的,每次參加開會都裹著成人紙尿布,會開多
久,尿布就裹多久,這位大老便是裹尿布的一個。
  這個人一生憑狗屁起家,由改組派跳到cc派,改組派在抗戰勝
利後垮了,cc派到台灣後垮了,可是他郤從來不垮,因為老蔣喜歡
他的馬屁,更喜歡他的狗屁。他能做哭道人,也能做笑道人,哭笑之
間,端視主人的需要。民國六十八年中美斷交,美國副國務卿克利斯
多福到台灣來挨雞蛋和蕃茄,全台灣籠罩在灰黯的天空下,他郤可以
四處在國內外臉不紅、氣不喘地放這樣的狗屁:
  「中美斷交,我以為悲觀是多餘的。因為我們可以由官方邦交變
成民間外交,也就是由肛門對肛門(Government to Government)變成
屁股對屁股(People to People);肛門是點,屁股是面,接觸層面當
然是擴大了,而且擴大了無數倍!所以中美關係非但實質不變,而且
形勢一片大好!」
  他的狗屁,坦白說,不但超乎中央標準局的標準很多,而且在中
國官場的狗屁史上,也具有劃時代的意義。他的狗屁,其實還多著呢
,各位只要有機會來上他的課,保證會滿載而歸。


發信人: amb.bbs@csie.nctu.edu.tw (Pp), 信區: Joke
發信站: 交大資工鳳凰城資訊站 (Wed Dec 27 12:03:25 1995)